第三中文網 > 軍史小說 > 大明之雄霸海外 > 第2078節 與馬耳他醫院騎士團不死不休

第2078節 與馬耳他醫院騎士團不死不休

    塞浦路斯,法塔古斯塔要塞。

    但見得立有夾七夾八各種旗幟,各旗幟中皆有十字的一支龐大的戰列艦編隊正在外海徘徊,近著要塞的戰列艦上不停地噴灑煙霧,發出很大的響聲,正在猛轟要塞!

    這是白皮艦隊!

    要塞打著東南國的旗幟---南華帝國即使成立,也不會這么快易幟。

    事實上,哪怕在南華帝國成立一年半之后,還有不少部隊穿戴著東南國的舊式軍裝,許多標志還是舊的,這就是步子太大扯著蛋的表現。

    在要塞的城垛邊,守將曹勛用望遠鏡觀察敵情,嘴里不干不凈地咒罵著。

    誰叫他是要塞地區最高的指揮官,他不指揮誰來指揮!

    但敵強我弱,我方挨揍,曹勛不爽。

    曹勛,前明軍官也,力大善射,世襲指揮使,與楊展、曾英、李占春、于大海、王祥等輩同列,與楊展熟悉,都是一流猛將,官軍的精英!

    他曾與山賊軍之李闖、八大王大力地肝過,他把守雅州時在小關山屢敗八大王軍,乃中華英雄之一,現為東南國西征第一軍副將,軍銜少將。

    第一軍的防區原本是埃及,由于東南國圍攻伊斯坦布爾,西征主力悉數前移,在得到了加強的第一軍的防區亦相應擴大,曹勛引軍一萬,加上皇協軍一萬,進駐塞浦路斯,與原有守軍五千會合,他成為了最高的指揮官,如今就遭受白皮的荼毒,挨轟咧!

    白皮的火力很猛,打得要塞上磚石橫飛、彈片猛掃,搞得守軍人人心驚膽戰,穿足裝甲防護,避免吃上東西。

    相對而言,要塞上的炮火弱了!

    對方戰列艦上有足足42磅的大炮,已方火炮最大口徑才32磅,且戰列艦火炮呈立體狀是三四層,要塞炮才一層火力,單位面積的火力不夠猛。

    那年代的火炮多不能旋轉,炮口指向不可輕易變動,不能夠把周圍的火炮采取“向心攻勢”,一起打擊同一個目標。

    至于要塞分層,各層裝火炮以加強火力,好主意!

    但實施不易,需要大量的水泥鋼筋物資,部署更多的火炮,要塞來不及改造。

    水泥鋼筋匱乏,南華帝國擴展過快,又是步子太大扯著蛋的一個表現。

    后果就是操-蛋!

    曹勛正通過望遠鏡觀察敵情,他見到了一艘打著紅底八角白十字旗幟的戰列艦異常驍勇,頂著要塞炮的火力,沖到了離岸百米處,火力齊射。

    這是一艘擁炮70門的英式戰列艦,上有32磅大炮,火力很夠力。

    炮彈打的正是曹勛所在的位置!

    他周圍的官兵下意識的把頭一縮,很多人把自己背靠在城垛下,極力收縮,用盾牌遮掩身體。

    這樣,后背有城垛,前有盾牌,安全!

    曹勛是個將軍,將軍就有將軍的威風,他不屑躲藏。

    并且他有信心,面前有厚實城垛保護,可以抗擊炮彈的正面攻擊,他頭頂有鋼盔,頸有護頸,身上有裝甲---都是特制的合金鋼,既輕又結實,顏常武對高級軍官挺關心,舍得在這方面投錢。

    覺得自己很安全,他甚至不用親兵們簇擁在他身邊當肉盾。

    東南軍由于海軍打炮的關系,大將身邊都有親兵圍著充當肉盾。

    他大咧咧地站著,在那里逞英雄,于是杯具發生。

    幾顆炮彈發來,不是直接打著他,應該沒危險,豈料他慘叫一聲,那個聲音慘絕人寰一般,將軍的臉面丟盡了!

    說什么輕傷不下火線,關公刮骨取毒不皺一點眉頭,曹勛這樣的慘叫,音量還蓋過了敵我的炮聲!

    親兵們大驚,撲上前去,只見他倒在地上猛烈翻滾,無法控制他,為他作檢查!

    急得親兵們團團轉,一個經驗豐富的老士官看著他的表現,肯定地道:“將軍被打到蛋了!”

    大家定睛一看,這不就是某男調戲女孩子,挨人家一記撩陰腳之后的表現嘛!

    地上疼痛稍減的曹勛喘著粗氣,見諸人圍觀著,看著他的古怪模樣,真是憤懣欲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已經穩定下來的曹勛睡在行軍床上,他垂頭喪氣的樣子,哪有以前曹大將軍見強敵不懼,意氣風發的樣子!

    也是,中彈,打到蛋,這可是命根子!

    要塞指揮官王森準將過來看他,問曹勛的主冶醫生,曹將軍他怎么樣?

    主冶醫生是個中年人,乃要塞戰地醫院的首席醫生,姓趙,趙醫生說道:“曹將軍的蛋,中了彈,我檢查過了,可能會沒有事,但也難說后果……”

    他給王森看醫囑,寫著什么擦傷啊,水腫啊,王森想笑,又不敢笑。

    曹勛的感官沒受損,見到王森的表情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!

    趙醫生離開后,王森在行軍床邊坐下,無聊地給曹勛削蘋果。

    東南軍的待遇相當好,除了伙食保證供應,傷員有更好的待遇,比如新鮮的水果。

    不要小看一個蘋果,在那個年代,沒有冷鏈供應,沒有運輸能力,鮮生食品離不開產地,且軍隊能夠吃飽都不錯了,還想吃好,吃新鮮的水果?!

    王森一個準將為少將削蘋果,此舉有點奴顏婢膝。

    但王森知道自己不過是個小將軍,曹勛是簡在帝心的人物,將來前途遠大,有這樣的討好的機會,別人想想都不想不來呢---沒錯,南華帝國建立后,曹勛被封三等伯爵,世襲罔替!

    曹勛就問王森,要塞怎么樣?

    “沒事,白皮的火炮打不下我們要塞,沒有火炮能夠直接打下要塞的!”王森輕松地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我受傷,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曹勛中彈后腦袋一直混亂中,總算不那么疼了,回想一下,有點頭緒,不過還想聽聽王森的調查。

    于是王森就把事情的可能說出來道:“有一顆敵人的炮彈在距離你側右方三米處,與你呈40度角的位置落下,然后爆裂,碎片向四面八方飛去,其中有一個碎片,打著你的,那個位置!”

    原來如此!

    曹勛上身的防護可以,但下襠處沒放防具,這種防具叫做“下擋”,專門保護蛋蛋。

    不由想起了東南國流傳的一句話:“莫裝b,裝b被雷劈!”

    曹勛追問道:“那八角十字的戰列艦是哪里來的?”

    他記得明明白白,就是那一艘八角十字的戰列艦打的炮。

    “那是馬耳他醫院騎士團!”王森篤定地道。

    曹勛咬牙切齒地道:“我艸騎士團祖宗十八代,的女人,我與馬耳他醫院騎士團不死不休!”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152126.tw/book/87/87981/59030230.html,手機用戶請瀏覽:http://m.d3zww.com/87_87981/59030230.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宁夏十一选五彩票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