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中文網 > 仙俠小說 > 道長去哪了 > 第一百零三章 逃

第一百零三章 逃

    兩伙道兵分為四個小組,從天而降,突然出現在另一個方向的四架弩炮旁,這一下出其不意,頓時又引發混亂,其中一組道兵出現的方位很好,直接將控制隨身法陣的叛軍筑基修士當場殺了,攻到弩炮跟前,居然趕在安守忠等大將之前,引爆了弩炮。

    借著這陣混亂,顧佐指刀突旋暗算,將身邊的幾個叛軍快速斬殺,飛起一腳,將弩炮踢得轉了個方向,對準了背對著自己的向潤客,弩炮上還未發射出去巨弩正泛著幽幽寒光。

    向潤客正在清剿一伙道兵,這伙道兵和他麾下弩炮手糾纏在一起,令他下手時無法橫掃,只能以飛劍挨個點名。

    飛劍往來穿梭間,很快就將九名道兵殺得身形消散,正要掃清最后一個“余孽”,身后感應到一股巨大的寒意,下意識便將氣海中溫養的最強保命的手段施展出來,金光閃閃的鐵鏈出現在他的身后,結成縱橫交錯的鏈陣。

    幾乎就在同一時刻,顧佐向他射來的巨弩就已經擊在了鏈陣上。

    由于偷襲的距離太近,弩炮來得太快,留給向潤客的應對時間實在太短,倉促間,鏈陣尚未完全成型,這一擊的威力極強,火花四濺中,向潤客被擊飛十余丈遠,落地之后一口鮮血噴出,臉白如紙,當場受傷。

    這也就是元嬰修士了,如果換做金丹,恐怕就要立時斃命。

    顧佐暗叫可惜,如果此時沖上去補刀,有很大可能殺了向潤客,但如果真這么干,他也百分之百跑不了。

    向潤客受傷落地的同時,顧佐在一片大亂中轉身逃跑,身邊都是被這一擊驚得四散奔逃的軍士。

    眼見著逃出了弩炮陣列,迎面撞見大隊叛軍刀斧手,長長的隊列排布百丈,前后五層,陣型森嚴。

    十幾員戰將騎著戰馬,位于陣列之前,各個厲聲呵斥:“亂兵止步!逃者立斬!”

    顧佐怎敢停步,動念間調出五十名道兵直接沖陣,他自己還在逃兵中高呼蠱惑:“咱們要被行軍法了,沖出去!”

    道兵在前領頭,又各個舍生忘死,當即沖出一個缺口,這百余潰卒緊跟在后,從道兵們殺出的缺口處沖了進去。

    十幾員軍將各個大怒,揮刀砍殺沖陣的潰兵,同時下達軍令,指揮刀斧手軍陣攔截包圍。

    混亂之中,顧佐丹符術出手,各種騷擾型的法符施展出來,這些低階法符打不了金丹、筑基,但對散修和普通士卒卻有很大殺傷,立刻加劇了刀斧手軍陣的混亂。

    一員軍將騎馬自后方趕來,長槊已經連續刺倒多名潰卒,眼看著又是一擊,拍向顧佐的頭頂。

    顧佐早知他是筑基圓滿修為,魚線出手,纏住長槊,手上發力,將這戰將拽下馬來,指刀出手,便將他抹了脖子。

    他這一手立刻引起陣列主將的注意,從馬上飛起,凌空撲向顧佐。

    這是個金丹修士,顧佐裝作不曾察知,等他撲到身后不足一丈時,才忽然反手一個火箭符。

    這一下打得十分突然,那軍將百忙中只來得及雙臂交錯擋住面門,就被火箭符結結實實打了個正著,煙霧火光中,臉上、頭上全是焦灰。

    那軍將卻并未受什么傷,厲聲喝道:“趴下吧!”單臂成拳,直接轟向顧佐后腦勺。

    火箭符雖然不可能重傷金丹修士,但這么近的距離,又打得這么突然,除了燒掉頭發眉毛,對方居然沒怎么受傷,也是令人驚詫。

    顧佐回身接了一掌,拳掌相交,一股巨力傳來,將他硬生生砸下三寸,腳踝都快埋進土里了。胳膊酸麻,幾乎失去知覺,短暫的麻痹之后,手腕處劇痛襲來,疼得他一咧嘴,好懸沒慘叫出聲。

    對方挨了他一掌,面目猙獰,頓時僵在了半空中,拳頭被指刀戳進去一寸深,露出個血洞來。卻是顧佐掌心藏著指刀,一刀見功。

    但指刀術是顧佐的殺手锏之一,居然只能刺進去一寸,對方拳頭之硬,真是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體修?顧佐一瞬間腦海里閃現出這個念頭。

    念頭也就是一瞬間,顧佐右手無法動彈,左手卻拍了過去,直插對方雙眼,這是人身最柔弱處,哪怕你煉成金剛鐵骨,眼睛也不會比拳頭還難破吧?

    對方同樣舉起另外一只手,抓向顧佐拍過去的右手,堪堪在眼珠子前抓住。

    這廝也是悍勇,嘴一張,露出森森白牙,一口咬向顧佐被抓住的手掌。

    顧佐手掌真氣狂涌,奮力脫開,順手抹過時,一張法符塞進對方嘴里,正是他用來防身的高階雷符!

    這幾下交手只在瞬息間完成,對方口中的雷符就爆了,整個頭顱劇烈一顫,隨即七竅向外噴出黑煙,身子軟綿綿倒地,頓時氣絕身亡。

    沒有預想中西瓜破碎的場面,頭顱居然沒有爆開,當真強悍!

    叛軍陣列當場潰散,無數人奔走哀嚎:“豬兒死了!”

    “李內侍死了!”

    “李豬兒被殺了!”

    顧佐順手摘下他腰間佩戴的玉玦,轉身就跑,繼續跟在混亂的潰卒中往外奔逃。這枚玉玦在顧佐的氣海中大放光明,顯然是件寶貝,顧佐判斷是件高階儲物法器,不可能不順手牽羊。

    沖過這一關后,顧佐卷起的潰卒就更多了,一起向著南方逃去。原定的第一逃生預案是返回長安,但早就過了約定的時辰,朱雀大陣已經重開,長安是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路線是逃亡龍首原大寨,但叛軍已經猜到了是他在搗亂,調集大軍堵住了這個方向,戒備極為森嚴,再往那個方向跑,無異于自投羅網。

    顧佐還有一條備選路線,沖過叛軍營寨,進入終南山,看你們敢追還是不敢追!

    顧佐的反其道而行顯然有些出乎叛軍的預料,等安守忠等大將平息了其他方向上的潰卒之后,終于確定,往南的這路潰卒有大問題。

    此時的顧佐,已經卷著四、五百潰卒沖到了叛軍大營的邊緣。他們一路繞過六七座營寨,各營主將在沒搞清楚狀況的情況下,謹守營寨都是第一選擇,就這么稀里糊涂讓顧佐逃了出來。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152126.tw/book/211/211752/59030232.html,手機用戶請瀏覽:http://m.d3zww.com/211_211752/59030232.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宁夏十一选五彩票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