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中文網 > 都市小說 > 飛刀戰神在都市 > 第953章 信仰的坍塌

第953章 信仰的坍塌

    祁東斯任由老頭子發了瘋似的吼叫著,但自己卻沒有勇氣去扣動扳機就此結束老頭子的生命,他沒有了之前那般熱烈而堅決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那你為什么要殺了歐陽藍?”

    也許是老爸的做法讓祁東斯感到了心虛,他忽然將話題轉向了歐陽藍,歐陽藍的死,老頭子就是兇手之一。

    老頭子抬起頭,用一種鋒利的目光望向祁東斯,冷冷地反問道“你會讓一個想要殺你的人活在世界上嗎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祁東斯一時無法反駁老頭子的觀點,因為在自己的生涯中,那些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人,無一例外全都已經不在人世了,老頭子的問題只有一個否定的答案。

    老頭子微微抬起頭,用一種看破世間的姿態說道“這就是仇恨,無限的仇恨,我殺了她,你會來找我報仇,你也殺過人吧,也許以后也會有人來找你報仇,仇恨從來不會消失!

    祁東斯為自己的行為辯護道“我殺的人都是該死的人,我是為了天下的正義!”

    老頭子不禁笑了一聲“正義?呵呵,什么是正義?”

    “正義就是公平正當的的道理,它符合社會的基本道德準繩!

    “基本道德準繩里面包含殺人嗎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祁東斯再一次被老頭子給問住了,他沒有任何理由去反駁老頭子這個帶著明顯針對性的質問,因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似乎并沒有完全踐行自己的話。

    老頭子對祁東斯的反應并不驚訝,反而像是正在將祁東斯的思路引導至自己已經安排好的方向,他接著說道“你也答不上來吧,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正義,就像沒有絕對的是非對錯一樣,每個人都在追逐自己的利益,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正義,但本質上都是維護自己的利益而已!

    祁東斯終于有了反駁的角度,他大聲辯解道“那是你們這種精致的利己主義者,不是所有人都只考慮自己的利益!

    老頭子輕輕哼了一聲,走上前瞪著大眼望著祁東斯,質問道“是嗎,那你又有什么資格來替天行道?我殺了人,是要付出代價,但你也要接受法律的審判,而不是喊一句為了正義就可以免罪。其實我們都是一類人,我們都不是一個遵守法律的人,我們都違過法,也殺過人,我們游走于法律的邊緣,所以永遠不要認為自己是為了正義,那不過是安慰和掩飾自己自私自利的內心托詞而已,自己都不是一個正義的人,談什么天下正義,不覺得可笑嗎?”

    祁東斯被老頭子的話用力地叩打著心門,老頭子的每一句話,每一個質問,都在摧毀著祁東斯心里面的世界,突然,他的手指一松,手中的槍掉落在地,他怔怔地收回了手,重新整理著已經被摧毀的信仰,難道自己所堅持的一切都是錯誤的嗎?

    老頭子看著已經被摧毀到心理的祁東斯呆立在那里,自己的這番話已經成功地掌控了祁東斯的心境,他太了解祁東斯了,在他眼里,祁東斯遠比劉辰容易對付,因為對付祁東斯,有時候甚至都不需要動刀動槍,就像現在這樣。

    老頭子彎腰拿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槍,低頭輕輕吹了一口,再次交到了祁東斯的手里,隨后一臉認真地說道“你可以繼續對我進行復仇,但如果你真是為了天下正義的話,我覺得你也應該要自殺謝罪,因為你手上的鮮血不比我少!

    老頭子繼續刺激著祁東斯,打擊著祁東斯的心理,摧毀著他的信仰,在某些特定的情況下,言語比子彈更能夠傷人。

    此時他的臉上,已經完全看不到之前的悲傷。

    祁東斯緊緊咬著牙關,用一種重新審視的目光望向老頭子,手中的槍械在這個時候并沒有給他帶來什么安全感,反而讓他倍感壓力。

    就在時間靜止了之后,祁東斯突然舉起了手中的槍,對著老頭子本就瘸著的右腿小腿處開了一槍,緊接著又將槍口指向了屋頂,連續射下剩余兩顆子彈,隨后卸下了彈匣,將槍扔到了一邊。

    老頭子被祁東斯突然爆射一槍,措手不及地倒在了地上,鮮血隨著腿上的傷口不斷地流出,但這一次他卻默默地咬著牙,僅僅只是輕輕哼了幾聲,忍受著肌肉被子彈撕裂帶來的劇烈疼痛。

    祁東斯開完三槍,像是終于發泄出了悶壓在心里的窒息感,大口地喘著氣,整個人漸漸變得放松起來,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沒有朝著老頭子的腦袋開槍,為什么不直接將三顆子彈全部打穿老頭子的身體,這樣的復仇宣泄應該更有快感才是,但他沒有后悔自己的選擇,在他潛意識里,他和老頭子的恩怨,一顆子彈剛剛好。

    從此以后,所有恩怨一筆勾銷,祁東斯不會再和老頭子有關于父親的任何仇恨,除非某一天有另一個真相可以顛覆自己內心放下的仇恨,下次再見,就是他為歐陽藍復仇的時刻。

    祁東斯轉身走向了門口,忽然他停下了腳步,轉身回到了桌子面前,伸手拿起了擺放在桌子上的這張照片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老頭子不顧腿上的槍傷,想要站起身阻止祁東斯拿走桌子上的這張照片,但一使勁,劇烈的疼痛讓他還沒站起就坐回了地上。

    祁東斯從老頭子的身邊走過,低聲說道“離開我的世界,不要再讓我看見你!彼焕頃项^子對于這張照片的要求,跨步走了出去,離開了這座小木屋。

    老頭子無力地坐在地上,背靠著門檻上,眼睜睜地看著祁東斯拿著照片離開了這里,直到祁東斯的身影消失于眼前,他才終于閉上了眼睛,仰頭靠在了門上,重重地一聲嘆息。

    老頭子錯過了親手殺死祁東斯的機會,反而讓自己陷入了更加困難的境地,后悔嗎?他也輕聲地問了自己,但最終他選擇不后悔,他了解祁東斯,知道祁東斯的弱點。

    祁東斯一直視他老爸為自己的目標和信仰,在他心中,老爸是一個完美的形象,是一個正義的使者,但是今天的一出好戲,已經摧毀了這個完美到無懈可擊的形象,這也讓祁東斯在一定程度上產生了自我懷疑,最后離開的時候帶走了那張照片,說明祁東斯已經相信了這一切。

    對于祁東斯這樣的人來說,夢的破滅,信仰的坍塌,才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一種方式,是一種生不如死的煎熬,老頭子用這樣一種方式來折磨祁東斯,才是真正的殺人于無形,這一招太高明了。

    祁東斯離開小木屋,駕駛著車子往回趕去,老頭子在小木屋里的話語不斷地在他耳畔回蕩著,自己親生父親的形象不停地被敲打著,他的視線不由得移向了副駕駛座位上擺放著的那張黑白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上的笑容依舊,但在臉上卻出現了一滴紅色的血液。

    祁東斯將車子停在路邊,緩緩拿起了照片,他再一次在自己的腦海中搜索著照片里這個女子的相關形象,這真的是我的親生母親嗎?他在心里面問著自己。

    祁東斯無法尋找到關于這個女子的任何信息,甚至連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小時候祁東斯曾問過老爸關于媽媽的事情,但是老爸從來沒有正面說過關于媽媽的一切,只是說媽媽難產而死,去了一個遙遠而美好的地方。

    至于名字,像是老爸的一個禁忌,只要祁東斯問起,老爸就會停止關于媽媽的話題,“你只要稱呼她為媽媽,不需要知道名字!

    祁東斯之后就再也沒有問起過媽媽的名字,隨著歲月的流逝,祁東斯漸漸長大,關于媽媽的印象也慢慢模糊,家里沒有關于媽媽的任何一張照片,就好像自己的記憶中,只有老爸一人,從來沒有出現過媽媽。

    眼前這張照片里的女子,黛眉杏眼、明眸皓齒、冰肌玉骨、膚若凝脂,有著一張完美無瑕的臉蛋,確實符合祁東斯對于自己親生母親的想象,但是這張臉除了鼻子,似乎和自己毫無相似之處。

    如今老爸早已不在人世,老頭子的一面之詞仿佛是解開這個真相的唯一途徑,但是祁東斯并不想如此草草地就將自己對于母親的想象,轉換為現實中的一個寄托,這是對母親的尊重,也是對自己的尊重。

    放下照片,祁東斯繼續啟動車子前往寧州縣城,他打算先去找到自己的那部扔下車的手機。

    在返回途中,前面有一輛車子快速地朝著自己駛來,祁東斯打起精神降低了車速,仔細地盯著迎面而來的車子,這種隱匿在深處的地方,如果沒有明確的目的,幾乎不可能有其他車輛進出,他謹慎地駕駛著自己的車子。

    對面的車子車速很快,祁東斯幾秒鐘后就看到了車里的人是馮俊,他長舒一口氣,停下車子按了下喇叭。

    對面車里的馮俊也認出了祁東斯,一腳剎車停了下來,兩人同時打開車門跳下了車,祁東斯站在那里,對于馮俊的出現感到驚喜。。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152126.tw/book/137/137638/59030223.html,手機用戶請瀏覽:http://m.d3zww.com/137_137638/59030223.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宁夏十一选五彩票玩法